设为首页 · 加入收藏   
首页 | 一般期刊列表 | 中文核心期刊 | 大学学报汇总 | 合作流程 | 关于我们 | 汇款方式 | 联系我们
163期刊论文网—2019年继续深耕细作、不忘初心专注论文代发服务!2019年又合作了新的核心期刊,欢迎随时咨询合作!
 
信息详情  

南国之恋

2013/8/7 11:12:4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媚儿是妖(宋春兰)

 一、恋爱的语言

一年前叶眉结束了纠结的异国恋情,前几天Richard发E-mail说离开中国整一年了,很想念她。55 岁的Richard是大学外教,与叶眉恋爱五个月零十九天。叶眉曾把Richard的照片和两人交往信息给24岁的侄女妮儿看,借小姑娘的感觉审视自己的感觉,妮儿惊叹美国人对感情的激烈、直白、绅士。妮儿说:“不过,你们说话有时候是鸡对鸭讲呢。”

他们之间的聊天常常也很幼稚。如叶眉说:“Since 2008, global stock markets are in a downturn, but fortunately, the United States.”( 自2008年以来,全球股市下跌,但美国还幸运。)Richard不玩股票:“What happen to the United States??”叶眉说:“The United States did not happen, just borrowed money to China. This is a joke.”( 美国没什么事,只是向中国借钱,这是一个笑话。)Richard马上回应:“Hahahaha。”叶眉:“You can not laugh。” “Why?”“ You're so cute, I like。”“Hmm thanks so much, and you are too” 美丽恋情终究劳燕分飞,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Richard在回美国之前,要求掌握叶眉MSN邮箱、163邮箱的密码,而且不由自主流露出优越和无理。

叶眉的谢幕语词是,Mr. Robertson:  We love the normal exchanges, So If your behavior is not respected, I will not ignore you. I hope you understand.(我们是恋爱的正常交往,如果你的行为不尊重,我将不理睬你。我希望你明白。)

Richard:Oh so you are trying to tell me you don't want me?

妮儿:“大姑,你太强势了,Richard好可怜哦。”

叶眉:“我对他很温柔的,无法恋爱了,就不用再忍耐顺从了。”“我很后悔,对Richard我需要耐心去沟通,那样说话很浅薄。”

叶眉的师兄了解这段恋情后说:“你们是50岁的人玩30岁的游戏,完全是胡乱调情。”叶眉笑道:“师兄说得极是,我们都是幼儿园大班的智力,但谈恋爱应该说60岁老头老太的话吗。”

二、  极品经典男人

叶眉认识张文中的时候是端午节前的周日早上,她打开家园网站的网页,那个Bill又在她的资料前驻足观看,二个月多来一直如此。对于他如同天天见面的熟人:祖籍赣州、排行老三、台湾人、离异,照片像是野兽派风格美国影星理查.基尔的版本,坏坏的笑有特色。叶眉对他的照片说“坏家伙,你想干嘛?天天来我家报到巡查,发个信息都吝啬。”婚恋专家形容这类男人的风格是:不主动、不拒绝、不承诺。她对这类极品经典男人历来敬而远之,但太多的背景渊源使她鬼使神差发信息,叶眉的网名是维娜(Vina)。

Vina:你好!老乡,祝端午快乐吉祥。

Bill: 美女用語是有點不同  用吉祥  接受 祝你端午節快樂。

Vina:你经常在我家门口转悠,为什么不打个招呼?

Bill:我向来只看看,不发信。你的自我独白很有个性呐。

Vina:我不是语文老师,措辞、语法经常不遵守祖宗的规则,请多包涵。祝多吃粽子、多运动。

Bill: 妳啊 想認識老鄉又不捨得給聯繫方式。

Vina:不得无礼。

Bill:大小姐,请给我电话号码,好吗?多谢。

Vina:我的电话号码是:159……36.我是不是很傻。

Bill:有點耶。

电话立马过来了,一个多小时,两人声音越来越小,越来越温柔。叶眉举电话的手发酸,听电话的耳朵发麻,手机发烫。不记得聊了什么,她的大脑有点断电缺氧的感觉,那令人心醉的男低音萦绕四周,直击心扉。叶眉下午去上班依旧是上翘的嘴角、舒展的眉头,继续做她的儿科大夫。张文中知道她是医生,但不知道她是国内外著名儿科专家。

晚上哥哥请吃饭。家庭聚会只要看见孩子们啊,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就欢乐荡漾,儿子在国外想儿子想疯了。她调侃读大三的侄女媚儿:“听说追你的男孩从加强班到加强排了?羡慕啊,Kiss me,传点好运气给我。”媚儿笑:“大姑,你是兵马俑阵营里唯一的女人,价值连城啊。”叶眉说:“但历史悠久啊。”

晚饭后,嫂子把小奔开出车库:“我们去天虹逛逛吧。”叶眉说:“还用购物疗伤法啊,和我一样老古董了,换个新招吧。”哥哥的小三刚刚做了人流,拿了点钱被嫂子扫地清除。嫂子说:“不知道这些女人怎么想的。”叶眉说:“不知道这些男人怎么想的,美女,我哥最近怠慢你了,我来好好欣赏你。”她心里住进了一个人,怕Bill打电话过来:“直接送我回家。”

接下来几天,他每天电话,不定点不准时。之后几天突然又没有电话。她找到他留的QQ号码、加他。他在线,没有打招呼,约半小时后。

维娜:你好!我在找人。

bill:你找谁?

Vina:一个大、大、大的帅锅。

bill:多大的拉? 姓什名什?长什样?

Vina:全然不知,也许把他弄丢了。

bill:哦,地球人都认识他,那人是张文中。

Vina:很荣幸认识名人,我是叶眉。

他点击了视屏。

 bill:跟你照片很像。

Vina:好还是不好。评价一下

bill;不下定論。

bill:我怎樣啊.

Vina:不下定論.

     他说自己前半生经常在正点的时候做不正点的事情,大学该读书时不读,忙着追女孩结婚;有老婆孩子该稳定家庭了,却扔下老婆小孩闯荡江湖满世界跑;后来做坏事不顾家,被老婆赶出家门,他没有具体说做了什么坏事而被赶出家门。叶眉说:“张文中你真是极品经典男人啊。”“不过我比你还极品经典,医学院五年我在迷恋小说,男孩子到我家接我去约会我在写小说,老公要上床我在看小说。”他大笑后吃惊问:“那他肯定软榻下去了,没劲了。”“才不是呢,他装着很愤怒扔了我的书,他很用情的。”她开始关注这个自称不正点的男人,张文中在线时间很长,QQ也一直挂在网上。这个物质上俗称王老五的男人,是剩女、圣女的最爱,身边会有一大批的追随者,叶眉说:我才不要追随他呢。

改天晚上,叶眉上QQ。

Bill:嗨。

Vina:忙什么呢。

bill:聊天。

Vina:看见何方神仙妹妹?

bill:正在尋找中 。

bill:今天你早點休息吧  去睡觉。

Vina:刚上QQ呢。我不找你,别理我。

bill:音樂廳到 呒。女网友发来的舞蹈视频  有韻味。

Vina:你同时和别人聊天,我要吃醋啦。

Vina:我下啦。

他马上电话打过来解释、安抚,三言两语就哄好了,两人又蜜里调油。继续QQ。

bill:人家傳來的视频不看沒禮貌  你還真小氣。

Vina:所有女人有的娇气、傲气。

bill:喔  SORRY。

bill:你說你不會在意   看來我太聽話啦
Vina:我不在意的时候,你很危险了。

bill:喔  老啦反應慢又不敏感

Vina:正如你不在意的时候,我很危险了。

Bill:知道啦 。

Vina:我可以不在意,因为很少业余选手民族舞比我好。

Bill:好啦  大小姐  請你吃飯啦。

叶眉有时主动发信息,主动QQ,积累了主动之后,叶眉累了不理睬了。张文中会立马回信息,立马追电话,电话中的言情便成了滋润爱情树苗的春雨,如同聆听上帝的声音,大千世界充满了欢乐祥和,痛苦也在此悄然萌芽、滋长。他的呼唤一点点在拉扯她的心。叶眉像是吸食鸦片的瘾君子,只要他渺无音讯就坐立不安涕泪直下。她恐惧:他也许会像陌生人一样出现,像出现时一样消失,别人消失了无所谓,张文中怎么可以,但他到底好在哪里?外貌协会、稳重儒雅的评价体系跑哪里去了?很多时候,妇女之友的铁律,大多数男人在选择伴侣时的重点选项是:18岁的小女孩。交友网站的王老五们被竞争上岗的美女们追逐惯了,寻求配偶的主动权转交给母系氏族公社,女人强权了,因而男人的野性也就沉沦了,也许有一天被圈养了。

     叶眉曾经以为自己的感情生活随着儿子他爸去世进入了坟墓,孤寂的灵魂在夜幕中可以享受自由流浪的惬意,对待爱情可以天马行空、俯视众生,可以安静体面等待夕阳西下。叶眉自言自语:为什么我如此渴望爱情?

周五,张文中打电话来说,周六晚陪一个朋友去看女网友,让她坐车去广州一起见面,两对男女。叶眉说周日晚准备去韩国参加儿童临床病例国际研讨会。周六晚上在QQ上见到他。

Vina:嗨,你太逗了,没有去做电灯泡啊。

bill:當然沒有啊。

Vina:今晚你有何节目?

bill:我想去你那里。

叶眉提议看电影,于是她放《暮光之城 暮色》,用摄像头对着电脑屏幕传过去。张文中没看过,她已追捧N遍。他边看边用商业营运角度挑电影的毛病,当然也说好话。电影结束了,他说:“小女生、小男生的电影,你这年纪好幼稚。”叶眉气得不理睬,他马上说:“你看,你是小女孩吧。”她说:“吸血鬼有鬼性、有神性、还有人性,人应该也具备这些啊。”他笑:“你还是幼稚,文学作品是美化这些特质的,所以有卖点;现实生活却是扭曲这些特质的,所以丑陋。”

三、牵手  放手

十天后叶眉从韩国回来,张文中应该在美国参加儿子的硕士毕业典礼。

Bill的留言:去开会不上網啊。

Vina:我的电话没有上微信、QQ,老土。回家了 ,愿你一切安好。

bill:意思你回到家啦。

Vina:回家了,在韩国出了点交通事故,现在已经没问题了。

那个交通事故其实是个鬼门关,当时医生们在路边等会议安排的巴士,叶眉和匈牙利大夫正在讨论一个临床症状,她的英语听力不能很迅速理解议题的疑问。据说一辆小汽车冲上了人行路坎,挂到了这两个人,在场医生及时施救,止血、恢复心、脉正常功能。因为叶眉对此没有记忆,所以跨过去了就是另外一个世界,也许天堂也许地狱,叶眉历来是胆小鬼恐惧死亡,但死亡来得如此简单意外,来不及告别任何的世俗牵挂。而且如此的不痛苦,以至于昏迷后醒来,她问:“我在哪?我怎么啦?”叶眉是个痛经神经极度敏感的人,如果是以往她早就鬼哭狼嚎了,但这时居然没有疼痛的感觉,只眷恋儿子和思念他,另外一个受伤的男大夫也主要是皮肤擦伤。受伤第二天,她出现在医学研讨会会场。受伤第三天,叶眉按会议议程进行课题论文宣讲,叶眉用中文做了开场白:“我的命运很好,用中国人的话说是出门遇贵人的命运,你们救了我,你们是我的贵人;我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好,因为我拥有壁虎的能量,大家都拥有,所以我们遇事都能够逢凶化吉。”

    叶眉坚持到会议结束,她的壁虎能量让人极为惊叹。

回国后叶眉在家休养,一直等待张文中的消息,但信息寂然。

Vina:你是否回到中国?希望你平安健康顺利。

bill:還在美國。

叶眉发照片过去。

Vina:这是我在韩国医院遇见的俄罗斯美女,她说要到中国来找男朋友,有趣。

bill:自己還沒享受就要將我轉賣啦
bill:像用吸管喝可樂一樣   你覺得可樂高興嗎。

Vina:哥,你不幽默,我在说件好玩的事。你是我哥哪敢卖你?再说浓妆美女啊,不说了。总之,你是不是留在美国了?

bill:不會留  我四號回大陸。

到了他回大陆的当天,叶眉上QQ,他在线。

Vina:Welcome back to China。

Vina:哥,午睡了没有,时差倒过来了吗。辛苦了。

Vina:你好幼儿园哦,人不在,QQ挂在牧马人的草原上。

叶眉觉得依自己的秉性对任何事情可以泰然处之,不料身处情场备受煎熬,脆弱得不堪一击。她既不想丧失矜持骄傲本心,又不想让他随时消失在自己的世界,沉吟片刻她删除了他的QQ。

下午张文中电话打过来:“你人在哪里?你把我的QQ拉入黑名单了?马上加我。我刚从香港下飞机,回到工厂,就找不到你的QQ了。”他霸道说:以后不准说分手,不准疑神疑鬼,不准犹豫不决。这是叶眉最迷恋的男人性格,太酷了。他说晚上继续电话,但等到很晚都没有打过来。大哥的生意朋友黄先生打来电话,滔滔不绝地介绍他的新的艺术馆。凌晨收线后发现他的两个未接电话,还有信息。即刻回过去,不接,发信息不回。次日中午电话来了,那一刻,不理睬、计较、任性无影无踪,有的是恋爱的痴狂、简单的快乐、全世界的明媚。

又一日午睡时间。

Vina:哥,你起来了吗,我睡不着。

bill:哪怎辦  妹仔。不能一直睡。

Vina:起来看股票咯。

Bill:我以為睡不著想我呢
Vina:我肯定想你了。

bill:騙我  你剛沒說 。

Vina:好了,骗你,你满意了?

bill: 一上網就找你  沒看到你好失望
Vina:我的QQ主要用来看儿子的微信,偶尔才和朋友聊天。

Bill:電話聊友。

他又在纠结收藏商黄先生的电话。

Vina:你以为我很多朋友,其实我朋友很少,也不知为什么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。

Bill:你長得漂亮怎會沒有朋友。只是有點固執。

Vina:我也希望自己随大流,我是个生活在当代、思维头脑却停留在千年之前的怪物,我不想这样的。

bill:我想要了解你  我們還沒正式見面  我看妳相片真的很不錯  我真的很喜歡  真有心動的感覺  也矛盾。

Vina:正如你说的我身边确实不缺追求者。但如果不喜欢,别人拉着你的手,你条件反射会放开、躲避。我们必须见面,也许你会对我失望,我不会怪你,是我修炼不到位。

bill:你真那麼喜歡我嗎。真讓你寢食難安嗎。

Vina:有热恋的感觉,很多很多年我没有了这种感觉。

bill:好  我安排  我是大男人意識。

Vina:我喜欢。

bill:我需要妳抱抱我親親我  那就不會因開车遠而累。

Vina:我是女人中的女人。但我不随便做你的情人。

bill:我現正按住我的心  不准他亂動。真不該告訴你  我心跳。

四、柏拉图恋情。

周末,张文中又无影无踪,不接电话,不回信息,不留言。叶眉短息留言:如果你对我无所谓,请不要理睬我,把我冰冻在珠穆朗玛峰上。

次日下午他回电话:今天我一定来。下午她对着阳台外的倾盆大雨一直发愣。

张文中是和朋友聚会吃完晚饭才来的,晚餐的准备做了无用功。夜深了,叶眉去小区门外林荫道等他,一辆荣威按喇叭,停在跟前。车门打开,她坐进去,那是一张肥胖的脸:你是?不是!胖子笑咪咪看她,她发现自己变成了特殊可笑的人物。“你让我下去。”门打不开,她急了“放我下去!”。她回到人行道惊魂未定,一辆日系车停在身边,她不动,车窗摇下:“嗨。”他的眉眼在笑。她说了刚才的遭遇,他几乎没有评价。

    像是认识了许久的人,熟悉的又许久未见的恋人。

张文中吃宵夜、水果。他微笑看她,对着她的脸温柔说话,她像个害羞少女、小恋人,心甜得都快化了。不知何时他亲她,她想退缩但没有,他的热吻使她摸他的脸,他的皮肤粗糙而结实,她抚弄他的耳朵。他嫌俄罗斯酒太烈了,改喝红葡萄酒,她笑他喝酒功夫不佳。

叶眉说自己睡儿子的房间,他说:一起睡,我不强迫你。张文中抱她的时候,她被他身上的气息痴魂迷乱了。他压在她身上的时候,她抱他的头,抚弄他的头发,血液在全身沸腾、激荡。他握她的手去摸他的怪物小弟,他想进去。她说:“我很紧张,例假有点乱。”他说:“你这个年龄不会怀孕的。”“我不会承诺什么,我现在不会结婚,我要回到前妻哪儿去。”“那你还上家园网站征婚?”“人家没有主动叫我回去。”“你可以追啊。”“才不要追呢,现在多自由潇洒。”他紧紧抱她、亲吻她,她温柔地回应。当他坚持想进入的时候,她挣扎说:“不要、不要。”他扒开她,她使劲扭动挣脱,甚至气恼。他翻身而下漠然说:“你真冷静。你真的很冷静。”之后,他们陷入沉默,“那好吧,睡觉。”她五指插入他的五指,不回应,轻轻咬他的手指,他说:“睡吧,你这个被宠环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 她下床去儿子房间睡,一夜无眠。早晨五点她回到大床上,握着他的手,他一阵一阵打着呼噜,她觉得安心,不久睡着了。

喝早茶时。他们是很养眼很引人注目的一对,他们临窗坐着俨然蜜月期的情侣。

上午安排去红花湖风景区骑自行车。这是叶眉第一次骑双人自行车,天气晴好,他说:“杭州西湖雨景很漂亮,下场小雨这景色也会很美很迷人。”六月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,五分钟不到天下起大雨,两人一下被大雨罩住了,“太爽了,大自然浴场。”两人被浇了个透,张文中说:“躲下雨,你别生病了。”雨中的湖山景象,烟雨蒙蒙,清洗过的大地清新舒爽可人,此时此人此景,凉亭里躲雨小情侣的接吻场景也格外诗情画意。她站在他的跟前,没有吻、没有对视、感受他身体的热度和勃勃生机,她的心如丝绸般柔软顺滑,有稍许的不安,也许是希望眼前的花好月圆景象永远定格吧。

张文中下午回广州。叶眉一直魂不守舍的安静。饭后咖啡,叶眉说:“我跟你的车去广州老人院,看老妈。”他稍犹豫:“好吧。”一路上暴雨,叶眉一直握着他没有扶方向盘的右手,他们很悠闲轻松聊天,说他的情史,调侃女人们投怀送抱的历程,叙述与众多女友的猎奇艳遇。他说:“也有中意的,但我给不了她安全稳定,有急事的时候打电话都不能及时接。”(同时用几个电话)叶眉想如果他没有感觉,他怎么可以这样温和、贴心、实诚,分寸感极强;如果他有感觉,他怎么可以如此圆滑、随意,冷血、潇洒地绝尘而去。本来说好把她放在广州天河车站,但他很坚持把她送到广州老人院。他叫她:“老婆”。她叫他下次来拜见丈母娘。叶眉说:我也许去赣州。

叶眉愿羽化为他大脑里的细胞,探知他的所思、所想、所念、所恋。就这么结束了?为什么要天长地久呢?为什么不能天长地久呢?她搂着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妈,“妈妈,帮我,我该怎么办?”妈妈早已没有任何解读能力了,像个乖巧、温顺极需要保护的小孩,也许妈妈的今天就是我的未来吧。人类为什么总如此孜孜不倦追求爱情?爱情为什么高处不胜寒如此稀缺?

晚上叶眉回到广州城区住宿。到宾馆时她发现自己没有带身份证,她按照宾馆要求打车去派出所开证明,住下来已经是晚上十点。次日早上叶眉在太古汇,万菱汇闲逛,偌大的广州城、置身陌生的环境、陌生的人群,不知来到哪个世界、哪个年代。恍如隔世,她迷惑了,没有了方向。

Vina:哥哥,我已经在赣州小巷小街转一圈了。

叶眉和表姐进行着女人们永不厌倦的活动逛街聊天。但哪些熟悉亲切的街道、商场变得寡然无味,山水景致也黯然无光,一切都毫无兴趣。她自己知道,时间、空间到处刻满了他的痕迹,拒绝他、接受他都让自己甜蜜同时痛苦,短暂的甜蜜和绵长的痛苦。表姐说:“你像是生病了。”

Vina:哥,你不会很快忘记我吧,我想你。

bill:淋一场雨的能量有那么大吗?

bill:想要实际点吗,如果想,那晚就不会轻易放过我了。下次别说想我,就说我要你了,听起来更贴切些。

Vina:你周围会有不少女人,第一次见你就希望与你上床,那么她与其他男人呢。原来你也是尚未进化的猴子。

bill:你真是有問題   開不起玩笑

Vina:臭老哥,你才有问题呢。

无时无刻的牵挂。说出口的都是浅薄、无聊、幼稚的调笑,正常规范的恋爱是什么呢? 张文中的缺点和优点同样突出,真实与虚假并存、贴心与冷漠交织。有的人注定就是天使和魔鬼的后裔,吸引叶眉的是这些凡夫俗子的人性和兽性吗?

bill:
Vina:哥哥。

bill:我叫猴子。學名猩猩。

Vina:Handsome Monkey。

五、 等待进化的男人

从赣州回家看见他扔在洗手间的短裤、袜子,往事一下子回来了,逃避得了吗?

Vina:老哥,你在忙什么呢?

发信息不回,打电话不接,留QQ不理睬,这些引发人类爱情疯狂的现代通讯工具好可狠。他依然在网上,依然在她的页面中间徘徊,QQ依然挂着。短信:哥。QQ:哥哥。打电话没接,半小时后电话来了。叶眉像小姑娘一样心酸。 “好了好了,你来我这儿吧。但我不能承诺什么。”“知道的,我不稀罕你的承诺,也不要做你的情人。”“好的,不做情人,只是抱抱、亲亲。”

     叶眉预感他对自己的感觉只是一次征服过程,自己是他生命中众多女人之一,是过客。但对于他的邀约,她几乎迫不及待地、不假思索答应了。理性向感情妥协,理性不堪一击兵败如山倒。她决定赴约,没有犹豫,跟着感觉走。希望他成为自己的永恒呢,亦或他也必须是过客。

张文中开车接叶眉去深圳大亚湾滨海度假区,他把上次见女网友的朋友也拉过来了,他们先去了海滩的海鲜区。大亚湾的海滩已是暮色黄昏,乌云和晚霞在天边拧成浓墨重彩的画卷,美得使人窒息。风很大吹乱了叶眉的长发,她说:“哥哥,帮忙。”两双手把头发抓住理顺在右侧扎了个马尾辫。两人手拉手十指相扣,“哥哥,你比理查.基尔还要帅。”张文中笑,侧身对着她轻声细语来到海鲜区。朋友带个28、29岁的女朋友,样子还喜庆,张文中介绍:“我女朋友叶眉,这是李哥,这是他女朋友。”李哥说:“张哥,这么漂亮有气质的女朋友哪儿找的?”显然很羡慕这对神仙情侣的模式。叶眉挤张文中的手指:“上次那个?”他笑:“原始社会了。”小女朋友很热闹、很随和,不像傍大款倒像打酱油的,听说叶眉的儿子在非洲,惊讶问:“他会不会娶非洲老婆啊?”叶眉:“不会,我儿子非常挑剔女朋友,像他爸。”“姐姐你很会说话耶。”叶眉一想,佩服姑娘的机灵。她又说:“我也想出去找份工作,也许嫁到非洲去。中国人黑人都可以。”叶眉有点喜欢这姑娘了。餐后甜点女朋友点了冰激凌,朋友说:“又是冰激凌,你不怕变成猪啊。”叶眉对张文中说:“哥哥,我也很久没吃冰激凌了。”张文中马上说:“冰激凌,每人一份。”

回到度假村房间。叶眉说:“你这朋友真财主啊。”他说:“当地老板,男人嘛实在。”张文中回身抱起她:“来帮我冲凉,我背上又长青春痘了,我憋坏了。”两人在洗手间呢哝、嬉戏了很久。他把她背出来说:“你是猪八戒的老婆。”叶眉在他的背后紧紧而温情地抱着他:“哥哥,我给你讲个故事。”“现在我不要他妈的故事,就是要你,我想把你吞进肚子里。”叶眉:“哥哥听话,两句话的小故事,从前有个女人爱上了一棵大树,但大树不爱她。她对大树说:我要吊在你这棵树上,大树说你太轻了压不住我;女人回家养肥肉,她再次来到大树跟前说:我还想吊在你这棵树上,大树说你太重了会把我的树干压断的。”

张文中说:“奇怪了,你如果不想跟我上床,还敢来和我约会?”叶眉没说话,脸贴着他的背,双手缠着他的腰。张文中挣脱她,她叹口气:“你对我没有感觉可以离开,我也解脱了,不痛苦了。”他笑:“我给你立个贞节牌坊,怎样?”她说:“我没那么圣洁、高尚。”他说:“我们做爱是你情我愿的。”她说:“我想做你的情人、爱人,但当你离开我去和别的女人上床时我会恨你,我不想恨你,所以我就干干净净地爱你啦。”

张文中说:“我可以给你承诺,但承诺什么呢?”她说:“应该我承诺才对,也许明天我不爱你了,对,明天我想嫁给别人了。”他问:“你想嫁给谁呢?”她笑:“是啊,那个人是谁呢。”

两人累了倦了,张文中叹气转过枕头、拧过背就躺下了,五分钟后响起轻轻的呼噜声,脸上平静得像婴儿全然没有了冷漠、不满和愤怒。叶眉把毛巾被盖在他的肚子上,轻柔地放好他的手,吻了一下他的脸颊。她对着他的背躺下,手放在他的腰背上,用瑜伽体式默默调节气息、平复心境。

次日叶眉没有让张文中送自己回家,她让他招来出租车送自己去车站。临上出租车,叶眉在度假区门廊大庭广众之下托抚他的脸亲吻他,长久的吻。出租车开动那一瞬间,张文中冲上去敲车窗,司机停下,他示意叶眉摇下车窗:“妹儿,等我。”

“哥哥:保重!”

本中心为代理机构,发表绿色通道,并非杂志社。服务流程查看

诚信与高效的结合 职称与课题的帮手 毕业与评估的保   

投稿:qklww163@163.com 客服电话:18991833174(赵老师)在线QQ:238902184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下一条新闻:《对外经贸实务》中文核心

上一条新闻:《南华大学学报(自然科学版)》

联系方式

本站为您在各类学术期刊上提供稿件发表一站式服务!
电话:029-86256112 18991833174

赵老师   
电话: 029-86256112  18991833174 
信箱:qklww163@163.com  
QQ:2389021841 627660105 

期刊推荐
  • 《市政技术》国家级
  • 《中国锰业》科技核心期刊
  • 《电气应用》科技核心期刊
  • 《筑路机械与施工机械化》中文核
  • 《新闻战线》北大核心
  • 《传媒》中文核心c扩
  • 《开发研究》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
  • 《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》中文核心
  • 《艺术与设计(理论)》
  • 《中国新技术新产品》国家级
  • 《高教学刊》省级
  • 《中学课程辅导》(教师教育)省
  • 《哈尔滨商业大学学报》(自然科
  •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汇款方式 | 合作流程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0 All Rights Reserved. 西 安 广 途 广 告 文 化 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
    地址:西安市北关正街16号(阳光雨露花园) 邮编:710014 电话:029-86256112 18991833174 邮箱:qklww163@163.com
    网站备案编号:陕ICP备15003282号-1